天津时时彩彩五星走势图:日農:愛潑斯坦與斯諾的友誼

2015-04-20 15:20

天津时时彩走势图感觉 www.gqooc.com         作者:日農

  愛潑斯坦這位中外名的記者、作家,在回首自已邁過漫長的人生旅途中,總會深情地憶過兩個歷史人物對他一生產生的深刻影響,除了偉大的女性宋慶齡外,就是國際著名記者埃德加.斯諾。愛潑斯坦曾這樣懷念斯諾的,他說:斯諾使我與愛國的學生運動取得了聯系,是他使我與史沫特萊那樣的外國進步人士結識,是他使我了解到正在發展的中國革命的真實情況,同時也是他介紹我閱讀毛澤東、宋慶齡和魯迅的一些文章。沒有斯諾,我就不會投入到時代的潮流中去,如果沒有他,我后來生活的整個道路也可能是截然不同的。

  愛潑斯坦的人生選擇了由國際主義到愛國主義,畢生致力于支持并參加中國革命事業的道路,當然有諸多因素,如具有進步思想的父母家庭影響、生活在中國現實的教育、結識宋慶齡等偉人等等。但是在他剛剛開始新聞生涯,最早結識并影響他的則是斯諾,與這位比他大十歲的美國記者,忘年之交的友情,保持了40多年之久。在風云變幻的歷史大潮中,他們雖不能長期共事一處,但始終密切聯系,互相幫助,默契合作,激揚文字,握筆傳播中國,為中國人民的正義事業,為增進中美人民的友誼,作出各自的積極奉獻。

  

  愛潑斯坦于1915年4月20日出生在波蘭華沙的一個猶太人家庭。他的父毋是社會主義者,因反對沙皇反動統治,而被關獄中或流放過。他兩歲時,父母就帶他由波蘭先漂泊日本,后到中國哈爾濱,最后遷居天津。他在租界英美人辦的學校上學。

  他十五歲就在當地踏進英文京津泰晤士報的大門,開始從事新聞工作。不久報社編輯部要愛潑斯坦寫書評文章,評價斯諾的第一部著作-《遠東前線》。這是他最早涉及中國的文稿。斯諾在新書中,真實地記敘了他近期在遠東,尤其在中國目睹日軍的入侵,及人民奮起的抗擊。愛潑斯坦為該書的內容和寫作風格所感動。他為此專門跑到北平去拜訪斯諾。他記得那是一個星期六的下午,他來到北平西郊海淀北京大學附近的一個寧靜的中國庭院里,訪問時任北大新聞教授的斯諾。盡管有許多朋友來找斯諾,但這位教授還是抽出時間接待這位從天津專程來訪的小記者。斯諾的真誠熱情很快驅散了他的拘謹,對時局的精僻見解,又給他留下深刻印象。初次見面,不僅解決了文稿的具體問題,也開始了兩人的友誼。

  此后,隨著中國時局的發展,這位年輕的記者將新聞目光,轉向中國現實。如他回憶所述:“我自已的興趣逐漸地,然而是決定性地轉移到中國的事件和發展趨勢上來?!彼謐雜勺迨?,曾給紐約出版的民族刊物,寫了一篇有關中國紅軍長征的報道。他當時并沒有直接的消息來源,只是從國民黨報刊上報道紅軍不斷被殲滅中,透露出紅軍實際在繼續北上。但這篇報道卻捅了一個小小的馬蜂窩,上海的一家英文刊物對其發起攻擊。這事引起斯諾的注意,因為他了解紅軍在長征。

  他路見不平,挺身而出,為這篇報道及作者辯解。他在1935年4月1日寫給民族等刊物的信中指出:在華北正在搜捕一個壞蛋。其實我偶然碰到過這個年輕人…發現他是一個十分杰出的、精明的新聞記者,他的責任心是毋庸置疑的…我的印象是,他的報道是在中國當今的混亂局面中所可能得到的最可靠的消息。斯諾在信中對這位年輕記者給予很高的評價。但這事愛潑斯坦當時并不知曉,斯諾多年也沒向他談及此事。直到斯諾逝世后,傳記作者在堪薩斯城的斯諾紀念檔案館內才發現這信件的復寫本??杉古翟縉誥禿萇褪棟盟固鉤鮒詰牟嘔?。

  

  1935年冬天,面臨嚴重民族?;鬧泄蟮?,爆發了震驚中外的一二.九愛國運動。斯諾深深卷入這埸運動,愛潑斯坦受其影響,也熱情支持學生的愛國行動。當時有一批學生南下請愿經過天津。斯諾想起在天津的這位年輕記者,就設法告訴他,請為這些南下學生在天津安排住宿。愛潑斯坦很好地完成了這項囑托,他也從朝氣勃勃的學生身上受到感染,看到中國未耒的希望。

  1936年夏天,斯諾在宋慶齡及地下黨組織的支持下,秘密進入陜北根據地,實地采訪了毛澤東等中共領導人及許多軍民。斯諾的非凡之旅,寫出了震驚中外的《紅星照耀中國》-即《西行漫記》。這年10月,愛潑斯坦到北京拜訪斯諾時,有幸作為少數幾個讀者最早讀到這本巨著的初稿及珍貴的歷史照片。斯諾第一次真實報道中國工農紅軍二萬五千里長征的英雄業績,使愛潑斯坦大開眼界,震驚不已。他回憶說:當時,書中令人吃驚的生動敘述和使人信服的事實,向我展現了一個新世界,就像這本書后來給許多人帶來的影響一樣。

  1936年底,西安事變發生時,愛潑斯坦又是在斯諾家中閱讀到親眼目睹這一事件的著名記者史沫特萊、詹姆斯.貝特蘭等人從西安的來信,這些見證人的敘述,使他很快了解到這事件的真相和意義。

  斯諾為支持中國的進步事業,1937年上半年在北平創辦《民主》刊物。這份英文的進步刊物,以中國學生、知識分子及在華的外國友好人士為主要對象。斯諾為此團結了一批中外積極分子。愛潑斯坦就是其中的一位。他當時在北平應斯諾的邀請,為《民主》刊物義務撰稿,并成為編委會最年輕的編委。他不僅寫稿,還負責在天津推廣這刊物?!睹裰鰲房锏某靄婧蕓焓艿澆窖橢斗腫擁幕隊?。這本刊物也成了愛潑斯坦與斯諾友誼的紐帶,構成他們之間聯系、合作最密切的階段。盡管時間不太長,這年七月日本占領了北平,《民主》刊物隨即放扼殺了,但這段經歷卻對愛潑斯坦的新聞生涯來說是一次很好的鍛煉。據他后來回憶說:民主刊物雖然是外國人辦的,卻使我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接觸中國左派的機會。其實也使他與在華的外國進步記者的聯系更密切了。除了史沫特萊,還有新西蘭作者與記者貝特蘭、路易.艾黎等。這段活動,他的寫作改用真名,他說:“我是通過民主刊物開始在政治上脫離隱蔽狀態的。更重要是這段在北平的居留使我開始了一生中一次關鍵性的轉變,現在我轉而寫作以中國為主題的東西,供更廣大的讀者群閱讀,包括海外讀者和中國讀者?!?/P>

  幾乎同時在上海,兩位美國共產黨員馬克斯和格雷斯.格蘭尼奇在宋慶齡支持下創辦起另一本英文進步刊物-《中國呼聲》。愛潑斯坦也應邀為該刊撰稿。通過這兩個刊物發表的文章及一次短暫的上海之行,宋慶齡開始注意并了解這位富有正義感的年輕記者。致使一年后在廣州,首次相逢時,宋慶齡即決定邀請愛潑斯坦參加自己剛創建的保衛中國同盟,由其擔任國際宣傳工作。

  

  這期間發生過頗具傳奇色彩的故事。那是1937年的7月底,日本占領了天津。但天津的外國租界成了主要避難所。起初,斯諾夫婦介紹幾個學生找愛潑斯坦幫忙尋找住處。

  不久斯諾本人和貝特蘭乘火車從日本占領的北平到天津。此行斯諾護送兩位年紀較大的婦女和一位男士。斯諾到天津找愛潑斯坦說他帶了三位朋友來。他們都是想離開日占區的愛國者。為了不被日本憲兵扣捕,他們就喬裝打扮成外國人的雇員和隨從仆人,由他和貝特蘭帶到天津。現在請愛潑斯坦為他們三人安排住處,并盡快購買外輪船票,逃離天津,去上?;蚱淥形綽儐蕕母劭?。出于安全考慮,斯諾當時保密,沒有講明這三人的真實身份。愛潑斯坦很相信斯諾,不便多問,立即設法辦妥這事。他把胖胖的男士安頓到美國公民的岳父母家中,當時老人剛好已回美國度假。他將兩位婦女帶到一家印度人開的旅館-孚中飯店投宿。然后想到利用父親的業務-為出口貨物辦理保險,買了英國貨輪的船票。他當時無國籍,又公開了反日的立場,為了安全也想盡快離開天津,所以自已也買了票,同時陪他們從天津港口上了外艙。原定駛向上海,但不久,船上無線電就收到上海為日本人所占領的壞消息,船要改航去香港。他們一商量就近在煙臺下船,好經鐵路轉去西安和延安。愛潑斯坦送走三位朋友后自已從青島下船轉去南京。

  這件事塵封了好多年,后來在斯諾的著作中才透露了這個秘密。其中兩位婦女,一位是周恩來夫人鄧穎超;一位是張曉梅,她是鄧小平第一位夫人的妹妹。另一位胖男士是王世英,是位出色的地下工作者。當時鄧穎超參加紅軍長征,途中得肺結核病。后來秘密到北京求醫治病。斯諾到陜北采訪時見過她。但日本人占領北平后,為了脫離危險,鄧穎超喬裝成時髦服飾的婦女去找斯諾。斯諾好不容易才識別出這位杰出的女紅軍,并答應立即設法陪她去天津。愛潑斯坦多年也從來沒有公開這段歷史。

  

  日本擴大侵華,中國時局進入戰亂。在那抗戰時期,斯諾與愛潑斯坦已不可能常在一起合作,各自奔忙中外各地,但共同的信念,對中國人民抗戰的熱情支持與報道,又使他們的友誼得以延續不斷。

  在斯諾眼中,愛潑斯坦這位年輕的記者,從小在中國長大,又活躍在華的新聞界,對中國的情況比較熟悉,所以有事總想找他幫忙,他也樂于相助。1937年底,南京失守后,愛潑斯坦也轉移到當時的政治中心-武漢。他剛到不久,就有一位瘦高個的美國朋友來找他。這是美國海軍武官埃文斯.卡爾森,他帶了一封斯諾的介紹信,信中大意是卡爾森是位親華反日的軍官,想親自看看共產黨領導的八路軍的抗日情況??煞翊槳寺肪奈浜喊焓麓α?。斯諾同時還有封給八路軍的介紹信。愛潑斯坦看到斯諾的信后,立即答應,帶這位朋友去辦事處找了葉劍英與董必武。結果辦事處也很快與延安聯絡,安排與接待卡爾森去敵后游擊區根據地訪問。此行很成功,卡爾森親眼目睹根據地軍民英勇抗日的真實情況,深為感動?;乩春蟛喚鮒苯癰攔芡陳匏垢P幢ǜ?;同時在武漢公開的集會上介紹自己的見聞。以后他還協助史沫特萊以藥品支援八路軍;支持斯諾開展工合活動,支持民眾抗日。

  1938年,愛潑斯坦應邀到香港參加宋慶齡主持的保衛中國同盟的工作,期間他也關心支持斯諾與路易.艾黎的工合活動。1939年愛潑斯坦完成了第一本書-《人民之戰》。這本書講述了他在中國所見到抗戰頭兩年的真實情況,由倫敦的維克多.高蘭茨出版社出版。斯諾的《紅星照耀中國》也是該社出版的。斯諾很高興看到愛潑斯坦出版的這本書,并予以稱贊,認為“是一本極好的戰爭新聞,對中國所希望達到的目標充滿同情和理解?!?/P>

  在抗戰頭四年,他有兩次與斯諾匆匆相見,一次在武漢,一次在香港。1942年斯諾再訪中國時,在重慶見到愛潑斯坦,由其協助聯絡八路軍辦事處.

  

  四十年代中期斯諾與愛潑斯坦先后去了美國,但他們都仍然關心和支持中國人民的進步事業??拐絞だ?,美國進步人士和自由主義者曾建立民間團體-民主遠東政策委員會,反對美國支持蔣介石、反對干涉中國內政。愛潑斯坦與夫人邱茉莉于1945年到美國后,不顧麥卡錫反共勢力的壓迫,積極參與這委員會的進步活動。愛潑斯坦與斯諾及其他一些新聞界進步人士都成為這個委員會的顧問。在新中國誕生前后,他們又致力發展中美兩國人民的友誼。

  1947年愛潑斯坦在美國完成了他另一本著作-《中國未完成的革命》。他在這本書中闡述中國抗日戰爭的全過程和戰后中國面臨的問題。在分析中國歷史后指出,中國未完成的革命,要依靠人民的力量來完成。當斯諾看到這本書后,又熱情去信給予好評:“這是一個很好的成果,既是明快流暢的散文,又是十分精彩的報道,而且也是聰明才智的結晶?!惆崖瞇瀉屠?,把人物和重大事件都有機地結合在一起,真是處理得好極了?!彼古底詈蠡顧擔骸鞍啵ò盟固龜淺疲?,繼續這樣好好干下去吧。不久以后,我還要和你們一起合作呢。現在我相信,只有美國人民迅速覺醒起來,把在國內和對外政策上沒有充分實行民主的情況加以糾正,才能避免另一場災禍…”這正是他們共同的企盼。

  

  新中國誕生不久,1951年應宋慶齡的邀請愛潑斯坦及夫人邱茉莉返回中國,參加創辦新中國的對外刊物-《中國建設》雜志。而斯諾當時已移居瑞士。

  兩位朋友雖然遙隔萬里,但友誼常青,不時保持書信來往。其中不缺坦誠相見地交談。如1963年6月17日,愛潑斯坦去信指出斯諾出版的新書-《大河彼岸》中地圖有差錯。不久,斯諾回信感謝,你給我舉出來的差錯,對我幫助很大。在新版中予以改正。斯諾于1960年、1964年及1970年先后訪問中國。期間1961年,愛潑斯坦隨中國新聞記者團去瑞士看望過斯諾。1964年斯諾訪華時,兩人在北京香山喜相聚。而斯諾于1970年重訪中國時,則不知愛潑斯坦的下落。當時文革動亂中,愛潑斯坦被無辜關押在獄中。據說當時斯諾和夫人洛易斯在毛澤東接見時,曾私下提出聽說愛潑斯坦及夫人被關在獄中,不知是何原因。但毛澤東說不知道此事,要查問一下。效果如何不得而知,但這說明斯諾在他遭難時仍在關心他,這不能不使愛潑斯坦深為感動。

  1972年初當愛潑斯坦被平反釋放時,才知道斯諾已于2月15日不幸病故了,這事使他悲痛不已。

  1973年中國按照斯諾生前的意愿,要將他的部分骨灰安放在他生前執教的北京大學美麗的未名湖畔。這天舉行葬禮時,愛潑斯坦懷著敬仰和悲痛的心情趕去參加。那天鄧穎超也出席這小集會,她在懷念這位中國人民的好朋友斯諾時,不禁想起45年前天津脫險的往事。她特意走到愛潑斯坦跟前,感謝他當時冒險協助斯諾在危難之中,幫助她脫離日本侵略者的虎口。當時愛潑斯坦剛出獄,見到鄧大姐尤為激動,而且往事也使他更加懷念自己在新聞生涯中最難忘的良師益友-斯諾。

  后來在1992年2月,愛潑斯坦為紀念斯諾逝世20周年,撰寫專文深情懷念這位摯友,在回顧斯諾畢生支持中國正義事業時,高度稱贊他的長征精神-他的步伐是跟隨著中國人民為了掌握自己的命運,為了取得國際上的平等地位而進行的斗爭一同前進。斯諾的長征,還包含著他為爭取美中兩國人民之間的友誼而進行的堅持不懈的斗爭。

  在愛潑斯坦晚年完成的回憶錄-《見證中國》一書中又數次憶及他與斯諾的難忘情誼,再次高度評價斯諾為增進中美兩國人民的友誼所作的歷史貢獻-“促使美國和新中國和好是他一貫為之奮斗的目標?!?BR>


友情鏈接|天津时时彩走势图感觉|招聘信息| 京ICP備12027846 | 京公網安備110102001329
             © 版權:中國宋慶齡基金會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